哇,繁體! | 網站幫助
飛速中文網 > 都市小說 > 瘋狂農民工 > 瘋狂農民工最新章節列表

第2370章 逐個擊破

加入收藏】【添加書簽】【返回書頁

分享到:

夏建呵呵一笑說:“孟小云!誰跟你胡來了,我在跟你說正事”

“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”孟小云說著,身子朝窗戶處處慢慢移動。這女人還真是賊心不改,事情都到了這一步,她還在做著最后的掙扎。

夏建臉色一變,厲聲說道:“別給你臉不要臉,你如果還不老實,我一把就可以扭斷你的脖子。倉庫的王東平都把你們所做的丑事一五一十的交待了出來。另外,倉庫這個月的數據,我都拷貝在U盤里,請問你還要狡辯什么?”

孟小云呵呵一笑說:“請問你是誰?竟敢跑到這里胡說八道。你要知道,你今天的所作所為,如果關北知道了,他會叫你死上八回”孟小云說這話時,咬牙切齒,把夏建恨到了骨子里。

“關北和關西恐怕永遠也沒有這個機會了,你還是把自己的事情交待清楚,否則就等著進大牢吧!”夏建在故意嚇唬著這個孟小云。他一門來,就覺得這個孟小云不好對付。

孟小云冷冷一笑說:“你也別嚇唬人,有什么目的就直接說明。如果要求并不過分,我肯定都會答應你”

“那你的意思是在說,你已經承認這事是你做的了?”夏建見縫插針,趕緊追問了一句。

孟小云嘆了一口氣說:“承認如何,不承認又如何。反正這是人家的家務事,我們一個打工的人,人家怎么安排,我照做就是”

“你可能忘記了一件事,那就是華東電子的法人是關南,而不是關北。你配合關北篡改公司賬務,損壞了公司利益。如果關南追起來的話,你可要坐牢的。就算是他關北也救不了你”夏建還是耐心著性子,循序漸進的開導著孟小云。

孟小云呵呵一笑問道:“那你告訴我,你是誰?”

“我是關南派來調查關北和關西聯手侵吞公司財產小組的成員,實話告訴你,我們的人已經控制了整個工廠”夏建故意夸大事實,目的就是為了讓孟小云趕快交待。

夏建這樣一說,孟小云的臉色才微微一變,可她還是有點不相信夏建所說的是真的,于是她冷笑一聲說:“這有可能嗎?關南和關北還有關西可是親兄弟,你覺得這事可行嗎?”

“好吧!你既然不相信,那我就讓關總和你通話”夏建說著,便掏出了手機。

孟小云眉頭一皺,試探性的問道:“你的意思是關總到了T國?”

夏建點了點頭,便撥通了關南的手機,他對著手機說道:“關總!我正在調查財務總監孟小云。可她不相信,你會查關北和關西。所以需要你證明一下”

“孟小云!你給我聽好了。夏建是我女婿,我受我委拖來清查華東電子廠的事,所以你知道什么,或者說你做了什么,只要你配合我的調查,我對你所做的事過往不綹”

“但是你還想著和關北他們同流合污,那就等著坐牢吧!”關南在電話里怒聲說道。

孟小云這回怕了,她顫抖著聲音說道:“我知道了關總!我會配合調查”

孟小云剛說完,夏建便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手機,動作迅速的掛斷了電話。

“快點交待!我可沒有這么大的耐心。你要知道,如果陳永貴要在你之前交待了這事,那你的交待對于我來說,已經沒有多大意義”夏建的每一句話,都在無情的撞擊著孟小云心里的最后防線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著,孟小云的內心在做著最后強烈的斗爭。她是說呢還是不說呢?因為關北的手段他是知道的,可是關南畢竟是這家公司的老大,她這樣做,確實已經構成了犯法。

“孟小云!我再次提醒你一下,任何人不管他再厲害,總大不過法。你要知道,關北和關西侵吞公司資產,他們兩已構成了犯罪。不管他們再厲害,一旦關總啟動法委程序,你以為他們就能逃脫?”

夏建的耐心已到了極點,因為這事確實不能再拖下去了。萬一關北或者關西忽然回廠的話,這事可就難處理了。

孟小云咬著牙,最后把心一橫說:“我交待可以,但關總要保證我及家人的安全,因為關北可不是好惹的”

“這個你放心好了,關北他再厲害,也不是他大哥關南的對手。在這一點上,你要相信事實,否則華東電子的老大就是華北,而不是華南了”夏建自信滿滿的給孟小云說道。

孟小云長出了一口氣說:“好吧!我全部交待”孟小云說出這句話時,已是淚流滿面。夏建不知道她為什么要哭,但他知道,孟小云這是自己在救自己。

原來孟小云在電腦里存了兩套賬,這樣一來,關北和關西侵占公司財產的事就成了板上釘釘的事了。

夏建把孟小云所做的兩份賬利用壓縮軟件進行了處理,然后全發到了關南的郵箱里。這樣一來,關南扳倒關北和關西的勝算便大在的增加。

把孟小云的事情處理好,夏建便對她說:“你不要害怕,繼續做你的財務總監,一切就像是沒有發生過的一樣。不過你不許給關北和關西通風報信。還有,關北在公司里安插的這些人,你也不許給他們透露什么”

“這個我明白,我做好我的事就是”孟小云長出一口氣,屁股重重的坐了回去。她確實也夠煎熬,在正與邪的選擇上,其實也就一念之差。

夏建控制好了孟小云,便走出了她的辦公室。夏建出來時,杜海就站在門口替他守門。

“通知李明,咱們三個一起去陳永貴的辦公室。你們看我的臉色行事,該動手時就動手”夏建壓低聲給杜海說道。

不一會時候,李明來了,夏建便帶著這二人,朝陳永貴的辦公室走去。昨晚上田棟發給他們的資料很齊全。除了工廠組織架構,別外每個的辦公室,上面還附了平面圖說明。

這樣一來,想要找到陳永貴的辦公室還真不難。在二樓的一個大辦室里,四十多歲的陳永貴正在給下屬訓話時,夏建他們三個走了進去。

陳永貴愣了一下,他把辦公室的幾個人打發走了。他這才看了一眼夏建問道:“你們是干什么的?”

“來你的辦公室,當然是來找的了”夏建一臉嚴肅的說道。

陳永貴的兩只眼睛轱轆轆的直打著轉,他先是看了一眼夏建,然后又看了一眼杜海和李明兩人一眼。這才呵呵一笑問道:“倉管和保安?你們想干什么呢?”

夏建使了個眼色,杜海立馬把陳永貴辦公室的房門反鎖了起來。這才冷冷的對陳永貴說道:“我是關總派來調查關北伙同你們侵占公司財產的夏建,他們倆位是我的助手”

“我說怎么沒有見過你們三位,原來是欽差大臣啊!有失遠迎。不過非常抱歉,你剛才所說的話,我一句也聽不懂”陳永貴說著,非常不自然的扭動了一下脖子。

夏建一進來就觀察著陳永貴的細微變化,從他剛才扭脖子的動作上就可以看出,這人心里已經開始發慌。

“陳永貴,你現在說與不說,關系已經不大。因為倉庫的王東平,財務部的孟小云,他們倆已經全盤招認。所以你看著辦,我們只是過來通知你一下”夏建故意說的非常隨意,甚至有點漫不經心。

陳永貴有點怕了,因為他一時間覺得自己失去了價值。身為工廠廠長,不管是關北還是關南,從來對他都非常的看重,沒想到夏建會這樣對他。

一時間陳永貴坐不住了,他站了起來,在辦公桌的后面走動了兩步,他剛把手機掏出來,就被李明一把搶了過去。李明收了陳永貴的手機,還撥掉了他桌上座機的電話線。

陳永貴臉上的顏色變了,他冷聲問道:“你們到底是干什么的?你們這樣做,是違法的”

“首先違法的人是你,你還是考慮一下你自己的問題吧!”夏建兩眼緊盯著陳永貴,一字一句的說道。

陳永貴呵呵一笑說:“別逗了,我犯什么法了?華東電子廠是關家三兄弟的。他們之間不管如何去斗,這與我們關系不大”

“你說的也沒有錯,可問題的關鍵是華東電子廠的法人是關南,而不是關北或者關西。他們這樣做,是在損害公司利益。你配合他們,難道不算違法”

夏建一字一句,句句直擊陳永貴的要害。這就要看他的承受能力有多大了。

陳永貴長出了一口氣,有點不相信的搖了搖頭說:“我就不相信關南會對他的兩個弟弟啟動法律程序?”

話說到了這個份上,夏建心里不由得放松了一點。他掏出手機,又給關南打了個電話過去。

他把話筒故意調到了免提上。等電話一通,夏建便大聲的說道:“關總!我們已查到了陳永貴這里,可陳永貴認為,您不會對你的兩個弟弟啟動法律程序。他想聽聽你怎么說?”

“陳永貴!你給我聽好了。關北和關西所做的事情,已經超越了我的底線。他們是我的兄弟不假,可是這公司,他們這樣做我豈能饒了他們?你是打工的,所以你還是好自為知,不要參與到我們家庭的事務中來”

“你聽了,如果你能好好配合,我對你過往不綹。如果你還要抱有僥幸,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”關南說著,便掛斷了電話。

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,請訪問www.kiojtu.icu

手機請訪問:m.feizw.com
时时彩模拟投注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