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,繁體! | 網站幫助
飛速中文網 > 武俠仙俠 >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>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最新章節列表

第一千章 出山

加入收藏】【添加書簽】【返回書頁

分享到:

慕容復不禁為之一怔,沒想到這個女子將人情世故看得如此通透,沉吟半晌,說道,“反清也是在下的目標之一,與其說是加入神龍島,不如說是雙方合作,只是有些時候你們要聽我調度罷了。”

“聽你調度?”秦素貞眉頭微挑,“你想將收復白桿軍?”

慕容復老臉微微一紅,“也可以這么說吧,畢竟我要為你們提供大量金銀和兵器,若不聽我調度,豈非做了白工?”

秦素貞微微點頭,思襯半晌后,淡淡道,“此事不是我一個人能做主的,我需要跟幾個頭目商量一下。”

慕容復眼底閃過一絲喜色,只要秦素貞答應下來,基本上就搞定了大半,當即笑道,“沒有問題,不過你們要盡快,平西王府的大軍指不定什么時候殺到。”

“不用你說我也知道。”秦素貞白了他一眼,轉身離去。

望著秦素貞漸漸消失的背影,阿九欲言又止。

慕容復見狀出言問道,“阿九,你想說什么?”

“師父,她……她好像有一個問題沒有開口問你。”

慕容復心中念頭一轉,頓時明白了阿九的意思,似笑非笑的說道,“究竟是你想問,還是她想問?”

阿九怔了一怔,臉上閃過一絲茫然,低聲道,“師父明鑒,弟子心里早已有了答案。”

雙兒莫名其妙的看了看二人,開口道,“相公,你們在打什么啞謎呀?雙兒怎么一句都聽不懂。”

慕容復嘿嘿一笑,“阿九說的是秦素貞沒有問推翻滿清之后,誰來做皇帝。”

“啊!”雙兒似乎聽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,驚呼一聲后急忙歉然道,“對不起相公,雙兒并非有意刺探你們的秘密。”

慕容復好笑搖搖頭,“沒關系,相公的秘密就是你的秘密。”

雙兒一愣,隨即嚴肅點點頭,“相公放心,雙兒一定會守口如瓶,就算把雙兒殺了,也絕不會泄露出去。”

慕容復聞言神色陡然一肅,“雙兒你記好了,任何時候,任何事情都沒有你這條小命重要,如果真有涉及生命危險的一天,你大可將秘密說出,保住小命要緊知道么?”

此言一出,雙兒更是感動的無以復加,表面上點頭答應下來,心里卻是暗暗決定,就算不要性命,也絕不會出賣相公。

慕容復也不知道她聽懂了幾分,又朝阿九說道,“阿九,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,活下去是為了不能活下去的人,你責任重大,明白么?”

阿九聽后怔了下,隨即面現復雜之色,她自然明白慕容復說的是那日峽谷中自己不愿獨自一人逃走的事情,可要她丟下一直以來對她極為照顧的司徒伯雷等人,又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。

“活下去是為了不能活下去的人……”阿九喃喃一聲,不知想起了什么,臉色黯然不已。

慕容復也知道這丫頭背負太多心事,微微一笑,“好了,你也不要想太多,不是每次都能遇到那日峽谷中的情況,眼下吳三桂大軍將至,你先去與司徒伯雷準備一下,咱們可能馬上便要撤離此地。”

“是,師父。”

“對了,”忽然慕容復想起一事,“你可有曾柔和水笙的消息?”

阿九登時面露愧疚之色,“當日我們分頭突圍,水姐姐和曾妹妹應該是落入清廷手中了。”

“這樣么……”慕容復眼中閃過一絲冷意,“我知道了。”

阿九走后,慕容復心里懸著的大石放下了一半,燕山此行的目的算是圓滿達成,只差找到水笙和曾柔了。

“相公,你好好休息,雙兒告退。”雙兒想要慕容復好好養傷,所以立即出言告辭。

不過慕容復卻是壞笑一聲,“不急,好久不見我的小寶貝,我可是想念得緊。”

雙兒臉色微紅,低聲道,“雙兒也想念相公。”

“哈哈,既然這樣,春宵一刻值千金。”慕容復笑了笑,一把將雙兒拉到懷中。

雙兒登時明白了他的意圖,羞澀之余,也有些吃驚,“相公,現在是白天。”

“白天怎么了,人生就該及時行樂,再說了,難得只有你我二人……”慕容復嘴中好不在意的說著,雙手已經開始活動起來。

雙兒自從失身給慕容復后,心中愛意與日俱增,對那方面的事可謂食髓知味,這么久不見,自然也是很想的,身子已經逐漸癱軟下去。

忽然,她想起慕容復的傷勢,又急忙抓住他的壞手,“相公不可,你的傷勢……”

話未說完,慕容復打斷道,“區區小傷,不礙事,更何況我想要快速恢復功力,還需要你的幫忙。”

“怎么幫?”雙兒立即問道。

“就這么幫。”慕容復說著,伸手去解她衣帶。

雙兒登時急了,“相公你認真點,并非雙兒不愿給你,但你胸前的傷口這么大,若是再次裂開,又會加重傷勢,雙兒絕不能害了你。”

慕容復見此不由停下了手中動作,認真道,“雙兒,相公確實有辦法在短時間內恢復功力,需要做那事才行。”

似是為了打消雙兒的疑慮,他又皺了皺眉說道,“至于這道傷口確實是個麻煩,但若是你主動一些,倒也無甚大礙。”

雙兒一愣,“我該怎么做?”

慕容復俯下身去,在她耳邊低聲說了幾句什么。

雙兒聽得面色緋紅,躊躇道,“那樣豈非對相公大大不敬,雙兒怎能做那種事?”

“這有什么,”慕容復哈哈一笑,“只要你按我說的去做,既省卻我不少力氣,又能助我恢復功力,何樂而不為,至于什么敬不敬的,你我夫妻,不用計較這么多。”

雙兒聽得“你我夫妻”幾字,登時羞喜異常,整個人都暈乎乎的,不過仍是有些不放心的說道,“雙兒念的書少,相公可不要哄騙雙兒。”

慕容復登時覺得此刻的雙兒可愛到了極點,寵溺的捏了捏她的小臉,“怎么會,相公什么時候騙過你了。”

說著正要有所動作,雙兒猛地想起什么,“相公等等,這里……這里好像是秦姐姐的房間,要不我們……我們到別處去吧。”

慕容復聞言一怔,隨即臉上閃過一絲邪惡意味,“不必了,就在這吧,這里是最合適的地方。”

見他如此堅持,雙兒也只好紅著臉遂了他,不過仍是掙扎著將床頭帷帳拉開,將二人罩住,一股淡淡的春意在屋中彌漫開來。

兩天之后,燕山鎮鎮口出現了一男兩女三人,男的白衣飄飄,纖塵不染,女的一個亭亭玉立,一襲青衫,一個身形嬌小,淡粉長裙,這三人不是別人,正是剛從燕山出來的慕容復和阿九、雙兒。

那日秦素貞答應回去與白桿軍頭目商量之后,很快便有了結果,除了童仲之外,所有人都決定以秦素貞馬首是瞻,她思慮再三后,也就答應下來,至于童仲此人的去留,卻是交由他自己決定。

當然,秦素貞也是有條件的,除了慕容復提過的那些還有一條,那便是推翻滿清之后,白桿軍可以隨時脫離神龍島,或者說脫離慕容復的掌控。

對此慕容復根本不以為意,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,在他心里,推翻滿清都不知道是什么時候的事了,這么長時間足夠他將白桿軍牢牢掌控在手中,屆時還想脫離,哪是這么簡單的事。

之后的事情就簡單多了,白桿軍與王屋派化整為零,到津門匯合,然后找到神龍島據點,憑借慕容復的令信登島,至于合軍、擴軍等后續問題,則要等仔細考慮一番,再做布置。

將白桿軍問題處理妥當后,慕容復便帶著阿九和雙兒回到燕山鎮上,他暫時還不能離開山海關,建寧公主的事是其一,其二便是他對燕山中的那條小型礦脈產生了濃厚的興趣。

這兩日間,他曾抽空再次去了一趟東山峽谷,還找到當日王屏藩逃離的礦道,親自下去看了看,確實是小型礦脈不假,而且還被開采了近兩成之多,即便如此,那也是一筆天大的財富了,于公于私,他都不想放過。

說起來,慕容家這些年暗中摻和了不少礦脈,但若論到真正掌控擁有,卻是一座都沒有,而且最近這一年的時間里,各國朝廷似乎意識到什么,紛紛嚴查鹽鐵販賣之事,這讓慕容復很頭疼。

鹽鐵歷來都是一個國家的命脈所在,如果百姓吃不上鹽,是一定會造反的,而軍隊沒有好的盔甲武器,是一定會打敗仗的,這是自古不變的定律。

以前慕容復想通過暗中掌控各國鹽鐵,以此來達到掌控其國家命脈的目的,現在想來,這想法還是過于理想了,或許通過金銀財寶的賄賂,可以暫時掌控一些鐵礦鹽場,可一旦朝廷追查下來,所有努力都會化作流水,畢竟天下不是只有他一個聰明人。

當然,這個問題慕容復也早有幾分防備,這些年趁機儲備了不少資源,足夠供養一支百萬軍隊二三十年的時間了,只是誰又會嫌自己錢多呢,所以當得知吳三桂手中暗暗掌控了一條鐵礦時,他就已經有想法了。

“這里好熱鬧啊。”阿九望著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,心中不禁生出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。

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,請訪問www.kiojtu.icu

手機請訪問:m.feizw.com
时时彩模拟投注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