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,繁體! | 網站幫助
飛速中文網 > 奇幻玄幻 > 開天錄 > 開天錄最新章節列表

第七百四十一章 家賊

加入收藏】【添加書簽】【返回書頁

分享到:

從武國‘惡魔巢穴’所在的邊疆州治向南,有一片綿延億萬里的原始叢林。

這里的環境,比北疆通往北方雪原路上的蠻荒山嶺更加惡劣,到處是毒蟲猛獸,到處是瘴氣沼澤,到處是各種匪夷所思的奇異靈怪。

以當年大武神國好戰如狂的個性,他們專責開疆拓土的主力軍團,耗費了數萬年時間,也再沒能向南方推進一步,沒能在南面開辟出一個新的州治。

以神明境五六重天的修為,若是運氣夠好,沒有被這一片原始叢林中的毒蟲猛獸吃掉,沒有被瘴氣毒死,沒有被沼澤吞沒,沒有被那些奇異靈怪變成某些古古怪怪的存在的話,耗費兩年左右的時間,可以穿過這一片原始叢林。

這一片原始叢林的南邊,就是無盡莽荒。

大湖,草原,巨型沼澤,一座座孤立、相互之間沒有任何牽絆的大型山峰,還有古怪的裂谷,突兀而險峻的天坑,深不可測的復雜地下甬道……

林林種種的古怪地貌,構成了無盡莽荒。

這是一片生機勃勃,野性十足,生存很艱難,但是只要努把力,還能過得下去的破地方。

這里的野獸,體型平均比三國領土上的同類野獸龐大五倍以上,有些諸如猛虎、大象、巨蟒之類的,體型能有十倍以上巨大。

所以在這里生存的部族,個個孔武有力,個個彪悍成性,個個好戰如狂,而且全都習慣了用拳頭說話,用刀槍劍戟來講道理。

拳頭最大的赤陽神山,自然而然就成了這一片莽荒之地至高無上的主宰者。

最強大的三千個部落頭人聚集在一起開會的時候,赤陽神山的山主,毫無疑問是坐在正中的神座上,其他的部落頭人,全都圍坐四方,朝著神座頂禮膜拜。

在無盡莽荒的正中位置,綿延百萬里的一片桑林中河網縱橫,水質清澈,土地肥美,無數飛禽走獸聚居其中,各色奇珍藥草隨處可見,堪稱一片洞天福地。

在桑林的中心,一座險峻的萬丈高山突兀的拔起。

通體赤紅的山體上,長滿了枝條遒勁有力的異種桑樹,粗大的樹干之間,隱約可見一座座樓閣聳立,其中還有不少被綠樹環繞的洞口,不斷向外噴吐著紅光煙氣,不斷有人在一個個大小不一的洞口進進出出。

這就是赤陽神山,在山頂,有一株高三千六百丈的巨大古桑,通體碧綠的桑樹放出一道道柔和的綠光直沖高空,時不時的有清澈的綠色水珠從空中墜落,均勻的灑遍百萬里方圓的桑林,滋養得桑林靈氣四溢,土地越發的肥沃。

在這株極高的古桑上方,一圈紅光裹著一頭半透明的三足金烏虛影。

這頭體型碩大的三足金烏神駿無比,它站在最高的枝條上,時不時發出低沉的‘呀呀’聲,顧盼之間雙眸神光四射,一波波龐大的法力波動不斷從它體內擴散開來,沖得赤陽神山四周風云滾動。

在山腳下百萬里的桑樹林中,有一處不起眼的小河谷,里面生長了十二株巨大的桑樹。

十二株桑樹組成了一座古樸的大陣,四周虛空扭曲,絲絲水霧彌漫,外人哪怕走到了小河谷的入口處,也難以發現這里居然有這么一座河谷存在。

數十名身穿黑色勁裝,面帶紅色面具,通體熱力升騰的漢子盤坐在十二株巨桑下面,精光四射的眸子警惕的打量著四周。

他們常年不眠不休,只是這么坐在樹底下,一邊吞吐巨桑放出的精氣修煉,認真的維護著巨桑包圍著的,一座直徑千丈上下的巨型傳送陣。

一聲低沉的轟鳴聲傳來,傳送陣內鑲嵌的數百顆巨型元晶緩緩升起,元晶噴吐著龐大的天地元能,大陣上一枚枚巨大的神符逐次亮起,伴隨著刺耳的‘嘶嘶’聲,龐大的能量強行扭曲虛空,在空中撕開了一個百丈大小的空間門。

巫鐵背著手,大踏步的從空間門中走了出來。

數十名黑衣漢子猛地一躍而起,反手握住了背后背著的,造型奇異的直刀。

乾梟輕咳一聲,緊跟著巫鐵從空間門中走出,他擺了擺手,威風八面的呵斥了一聲:“做什么?這是本尊的貴客,記住武王陛下的模樣,以后,見了武王陛下,就當見了本尊一樣,恭恭敬敬的。”

數十名黑衣漢子松開刀柄,同時應諾一聲,重重的跪倒在地。

乾梟不無得意的向巫鐵笑了起來:“他們是金烏衛,赤陽神山最精銳、最忠誠的禁衛。他們擁有金烏血脈,可放出金烏天火,尋常先天靈兵都難以抵擋金烏天火焚毀萬物的威能。”

得意洋洋的向巫鐵挑了挑眉毛,乾梟笑道:“他們最大的優點,就是擅長金烏遁法,如大日行天,速度極快,堪稱天地間一等一的遁法。”

巫鐵很有興致的朝著這些黑衣、紅面具的漢子看了一眼,緩緩點頭:“跑得快,其實沒什么用,我不需要跑得快的戰士……但是金烏天火,很好,很好……正好是他們的克星。”

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感受到一縷縷極其精純、而且澎湃至極的青木靈氣不斷的涌入身體,巫鐵贊嘆道:“好一個洞天福地,以青木精氣滋養自身火力,這地方,對你們火修,真正是絕頂的好地方。”

乾梟越發得意的笑了起來:“當然是好地方……而且,這里有太古金烏的精魂庇護,那些邪神,是萬萬不會靠近一步的。我赤陽神山一脈,在此安居樂業,已經有無數年了。”

陰陽道人、滄海道人也從空間門中走了出來,隨之走出的,是三百神明境高手。

巫鐵一揮手,這些神明境高手中,幾個大魏李氏、袁氏、墨家的老祖就忙碌了起來,他們掏出一件件奇異的器具,迅速的測定四周的地勢地脈,同時比對高空中那一輪紅日的位置,計算、測定這里的空間坐標。

在北方,遙遠的天武城中,五行道人也接連下令,李玄龜、袁麒麟等人也忙碌了起來。

他們不斷按照五行道人這里提供的數據,開始計算一個個嶄新的空間坐標點。與此同時,在天武城外的一處山谷中,一座巨型的,超遠距離的傳送陣開始挖掘地基,開始了緊張的布置。

“癡情,果然是一種無法理喻的事情。”巫鐵背著手,站在一株巨桑下面,看著面前這巨大的傳送陣。

乾梟耗費巨大,布置了這么一座巨型傳送陣,就是為了方便他更好的守在媧曌身邊……為了更好的,在媧曌需要他出手的時候,調兵遣將,用赤陽神山的力量,幫助媧曌。

這樣的超大型、超遠距離傳送陣,這是何等珍貴的戰略級資源啊。

他卻用來,追女人。

而且,那女人是有夫之婦,且對他沒有任何感覺。

巫鐵看出來了,媧曌就是將乾梟吊在手上,就是在有意的利用他的力量。

可是,誰讓乾梟開心呢?

開心就好。

一天又兩個時辰后,又一道新的空間門在這傳送陣上開啟,伴隨著低沉的腳步聲,數十尊巨神兵從空間門內走了出來,巫鐵點了點頭,迅速將傳送陣運行正常的消息傳給了五行道人。

下一刻,老鐵就帶著大群神明境高手浩浩蕩蕩的走出了傳送陣。

墨云、墨霧等墨家老祖帶著大群墨家子弟迅速忙活了起來,他們取出一座座隨身軍城,迅速的在河谷四周安置起來。一座座大型的戰爭級陣法被布置在地上,一座座移動的巨炮炮臺和陣法嵌套在一起,沒多少時間,這座小河谷的防御力,已經足以抵擋數百神明境高手的聯手進攻。

而按照乾梟的說法,整個無盡莽荒的神明境老祖,加起來數量不過四千許人。其中最強大的三千部族,絕大部族也不過一個神明境老祖坐鎮罷了。

也就是說,不說龐大的部族數量,不說那數以萬億計的普通部族子民,單從頂尖戰力來說,整個無盡莽荒的整體實力,也不過和當年青丘、大魏、大武之一相當,在戰力上還要更弱一些。

魔云等人在緊張的構造防御體系的時候,乾梟已經帶著巫鐵等人,踏上了赤陽神山。

有乾梟帶路,自然是一路暢通無阻,雖然巫鐵、陰陽道人、滄海道人、老鐵都是生面孔,但是沒有任何一人攔下乾梟,詢問巫鐵等人的來歷。

“赤陽神山的鎮族神器,在山體中?”巫鐵抬頭看著山頂那株巨大的古桑,喃喃道:“我原本以為,是那個大家伙。”

“那株巨桑,歷代先祖都以為它是什么了不得的神物,但是歷代先祖,都有人耗費極大心力溝通,卻始終沒有任何結果。”乾梟不以為然的冷哼了一聲:“它,歸根到底,只是太古金烏精魂休憩的工具罷?”

陰陽道人搖搖頭,笑了笑,他身體一晃,身影一陣模糊,他直接閃現回了天武城五行道人身邊。

然后五行道人,直接在陰陽道人剛才所在的位置出現。

一出現,五行道人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眸子里五彩神光急速奔涌,五行道人看著那株巨桑喃喃道:“或許,是你的先祖,錯了。這巨桑,不這么簡單,不過,且等等,先看看你們赤陽神山的鎮族神器,究竟是什么再說其他。”

一行人在乾梟的帶領下,一直來到了山頂附近。

距離巨桑只有不到三百丈,這里有一座山崖,其上有一個直徑十丈左右的洞口,大片火云不斷從洞口內噴出,洞口前有數百名金烏衛駐守。

乾梟昂首挺胸的,帶著巫鐵等人徑直走進了山洞中。

“這里,是我族圣地,除了當代山主,其他人,就算是年紀最大的幾個老家伙,都沒資格進來。這是規矩……本尊,很喜歡這個規矩。”乾梟笑得很燦爛。

巫鐵輕哼了一聲:“當然如此……要不然,這里面若是多了幾個礙手礙腳的老頭子,你的下場怎么樣,我不知道……但是你的曌妹,還有你曌妹的孩子嘛……”

乾梟的臉劇烈的抽搐了一下,他干笑道:“武王,一切都是我的錯,什么代價,我都愿意承擔……只要不傷害曌妹,什么都好說,什么都好說啊。”

干笑了幾聲,乾梟壓低了聲音,原本長得濃眉大眼、頗為神武的他,居然憑空多了幾分鬼鬼祟祟的油滑之氣:“不過,說實在的,想起那小崽子,居然是曌妹和那混蛋的娃兒……本尊這心里,就不舒服啊……武王,若是要你幫我,讓那羲繇出個什么意外……”

乾梟雙手摸著自己的脖頸,做了一個扭斷脖子的姿勢:“比如說,嘎嘣一聲,他走路摔斷了脖子?”

巫鐵、五行道人、滄海道人同時看著乾梟,‘呵呵呵呵’的,意味不明的笑了起來。

這家伙……呵呵。

都已經對自己下了那么重的手,心甘情愿跟在媧曌身邊做宦官呢……居然還有這么大的嫉妒心?對付不了人家老子,就對人家的娃下手,這廝的節操,似乎也沒剩下多少了。

搖搖頭,巫鐵拒絕了乾梟的提議:“這種事情,再也不要說……怎么說,我和白鷴、朱鹮,那也是朋友啊,她們的舅舅,雖然不成器了一些,可是我怎么可能……”

干咳了幾聲,看著乾梟那張失望的面龐,巫鐵幽幽道:“不過,如果山主你能拿出讓我滿意的報酬……嗯,我不介意讓羲繇去北面戰場,和那些玄冥老怪過招。”

巫鐵很認真、很深沉的說道:“抵擋北方雪原蠻族,保護武國子民……人人有責啊。”

乾梟笑得牙齒都露了出來:“可不是么?人人有責,人人有責……他不是想要讓他的兩個外甥女復辟登基么?那天下子民,都是他的子民,他應該去拼命,應該戰死在戰場上啊。本尊明白了,武王你放心。”

咬咬牙,乾梟沉聲道:“本尊記得,有幾個老家伙,手上還是有點好東西的,都是先祖們傳下來的好東西,武王有意……本尊幫您取來就是。”

昂起頭來,乾梟很自信的說道:“不管怎樣,本尊才是山主,赤陽神山,是有規矩的地方……山主的命令,比天還大啊!”

在乾梟的帶領下,很是滿意的巫鐵一行,來到了赤陽神山的山體深處。

這里,一個巨大的石窟內火云奔涌、火光四射。

在那火云、火光中,一座龐然大物靜靜的懸浮在那里,威風八面、氣勢雄渾,一波波太古洪荒特有的古老氣息撲面而來,將巫鐵都沖得打了個趔趄。

僅僅是外放的氣息,就讓巫鐵都有點承受不住。

如此重寶,巫鐵喃喃道:“似乎,足以抵擋他們所謂的至尊神器了罷?”

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,請訪問www.kiojtu.icu

手機請訪問:m.feizw.com
时时彩模拟投注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