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,繁體! | 網站幫助
飛速中文網 > 其他小說 > 躍馬大明 > 躍馬大明最新章節列表

正文 第420章 關山難越,誰悲失路之人?

加入收藏】【添加書簽】【返回書頁

分享到:

潼關四面臨山,背靠渭洛,又緊貼黃河,若是從高處望下來,就像是一顆崇山峻嶺與大河之間的人造寶珠。

輔之其得天獨厚的區域位置,自古以來,便是兵家必爭之地。

早年,潼關剛立,還沒有這么多人文遺跡的時候,狹窄之道,甚至只允許一人通過。

是華國最有名也是最強大的要塞之一。

到了國朝,潼關的政治地位和區域位置因為種種原因雖都被下放許多,但強大的遺留,依然讓潼關恍如不可被攻破。

劉芳亮被任命為流民軍在潼關的主帥后,又大力修繕了許多工事,逐漸將東線的工事連綿成群,愈發龐大。

而且,劉芳亮經驗極為豐富,潼關原有的軍屯戶都被他轉移到了后方,娛樂場所也被素清干凈,此時的潼關,完全就是一座純粹的要塞。

周老四的宅子就距離雄渾的關墻不遠。

進入亥時,見周圍似乎沒有太多異樣,他小心翼翼的爬上房梁,掀開了幾片瓦,貓出房頂外,查看周圍的狀態。

夜風幽幽拂過。

偌大的潼關城到處都是一片清幽,只有關墻上熊熊篝火映襯下匆匆而過的甲士身影,以及周圍山林中時而傳出來的野獸嚎叫,讓他意識到,這座要塞中,此時有著兩萬余流民軍精銳。

“四爺,這仗,恐怕不好搞啊。流賊的防衛很嚴密,從這宅子到咱們的騾馬隊,至少隔著大半里地,而且,關城下防衛森嚴,有三道防線,咱們就算與騾馬隊聯系上,恐怕也過不去……”

這時,一個黑瘦的漢子,小心在下面跟周老四匯報。

周老四只露了肩膀以上在屋頂外,聞言眉頭緊緊皺起來。

以前,他是真看不起流民軍,一直認為流民軍就是一幫不中用、又不成器的烏合之眾。

然而此時,真正處在流民軍掌控下的潼關要塞中,他這才明白,流民軍能走到今天,絕不是偶然。

如果是官軍,哪怕是他們大同軍掌控這要塞,怎么可能城中連一個女人都不留?

這他娘的日子不是能淡出鳥來?

然而,流民軍做到了!

而且,各處防衛,幾乎都是一絲不茍!

依照目前的狀態來看,他們幾乎沒有一絲機會……

“艸他娘的,這劉芳亮倒真是個人物!”

周老四心里狠狠啐了一口,若不是實在沒有選擇了,他一個斯文人,怎么可能來做這種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活計。

可此時已經這樣了,就算再難,事情他還得做!

若是不做,不僅他自己要倒大霉,老婆孩子,老娘叔伯,都得跟著他一起陪葬啊。

思慮一會兒,周老四心中忽然有了主意,低聲對下面的黑瘦漢子道:“派人翻墻去西面一里外的院子,來一場火!記得,選可靠之人,就算出現意外也不能把咱們捅出去!”

黑瘦漢子是王樸的家奴,他從接到這個任務時,便是明白了他的歸宿,同時,還要盯著周老四。

此時聽到周老四的謀略,他眼珠子轉了幾下,便明白了周老四的用意,忙點頭道:“四爺,卑職馬上去安排。”

很快,幾道黑影,便是猶如貍貓,悄然摸出了這個院子。

……

此時,潼關城官廳,劉芳亮還沒有休息,甚至還沒卸甲,一身銀甲外,披著一件棉衣,饒有興趣的就著花生米喝著小酒。

就如同后來的太平天國一樣,流民軍上層對下層實行雞湯灌養政策,但是上層中,該有的級別都還是很到位的。

劉芳亮現在只喝點小酒,已經是很節約了。

“爺,

他們動了!”

這邊,劉芳亮剛撿起一粒花生米,準備放入口中,那親兵忽然過來稟報,滿臉寒霜。

“嗯?”

劉芳亮眉頭瞬時一凜,“去哪了?”

“應該是官廳方向,卑職已經在外面布下了天羅地網。”

親兵有些興奮的露出一絲笑意,可這笑意中卻滿是殘忍!

劉芳亮緩緩點了點頭,品了一口酒:“莫要著急,等他們動手了,你再動手!”

“是!”

看著親兵離去,劉芳亮用力瞇起了眼睛:“我愛你是個人才,本想給你留一條活路,可你為什么就是不知趣呢?跟我們大順朝做點生意,真的就這么難嗎?!”

……

“走水了,走水了!”

“救火,快救火!”

臨近亥時末,潼關城官廳不遠處的一座宅院中,忽然燃起了大火,其中還夾雜著噼里啪啦的爆裂聲。

這很快在城中引發了混亂,無數身影沖出來,開始救火。

勞動人民的智慧是無窮的。

古代人的防火設施已經很科學,都是從無數血淚中總結出來的經驗教訓,尤其是潼關城這種要塞,在這方面更甚。

加之周圍宅子里居住的都是流民軍的軍官,效率很高。

哪怕周老四他們選的放火位置很刁鉆,稍微有一點風就能燒到別處,蔓延開來,可還是很快就被一桶桶井水控制住,只燒到了三座宅子。

熱火朝天的救火聲中,劉芳亮那親兵遠遠的冷眼旁觀,并未有任何害怕,反而是笑的愈發殘忍。

他已經開始盤算,到底要用什么手段,剝下周老四的頭皮,做成他的戰利品了。

“轟隆!”

“轟隆隆隆……”

然而就在一群憨厚的流民軍軍兵正要去宅子里滅火,徹底把火勢剿滅的時候,宅院中突然發生大爆炸,幾十個倒霉鬼直接被掀翻出去。

親兵面色也是一凜,忙迅速沖上前去,“怎么回事?”

“爺,不知道啊,里面好像有東西,必須得盡快控制!”

“額就艸他娘了,狗東西還真陰!去,趕緊滅火!”

親兵一時也來不及顧及其他了,若是火勢得不到控制,很容易就會引燃到官廳,那,到時候驚擾到劉芳亮,他也承擔不起這個責任。

就在這邊救火如火如荼的時候,周老四一咬牙,召集身邊親隨道:“沖過去,把關城炸開!”

“是!”

他們幾十號人也不靠什么巧勁了,就是一邊沖一邊往周圍丟火把,夾雜著一些小號的火油彈,直沖向騾馬營地。

騾馬營地這邊早就準備多時,很快也是一樣的節奏,兩邊人交相輝映,頓時在關城這邊也引發了大混亂,強勢的匯合在一起。

“弟兄們,沖啊!炸了關城,咱們人人有賞,官升三級!”

形勢雖是危機,可在周圍無數燃燒的火焰映襯下,周老四心中的血性也被引燃,腎上腺素無限飆升,大聲呼吼。

“沖啊!建功立業,就在今朝!”

“轟隆——”

“轟隆隆隆——”

一時間,劇烈的竹筒式手.榴.彈爆裂之音連綿響徹,激起無數碎石砂礫,更多的火光熊熊升騰而起。

饒是流民軍早有防備,可許多人還是第一次見到開花彈的威勢,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到底是發生了什么,就已經當場殞命。

短短幾分鐘之間,竟然真的被周老四等人沖到了關墻之下。

“炸了,把狗日的都給老子炸了!”

周老四此時早已經不知道害怕為

何物,眼神中都露出窮兇極惡的光芒,厲鬼般哈哈大笑。

周圍士兵誰都不敢怠慢,急急把周身攜帶的炸藥包堆積起來,并且迅速引出了引線。

“轟!”

“轟隆隆……”

不多時之后,恐怖的爆裂之音再次響徹天地間,直要把這幽靜的夜撕裂成碎片,哪怕是秦嶺上的諸多野生動物,都是感覺到了震動感,驚慌失措的奔逃一片。

然而,潼關城墻的堅固,遠遠超越了周老四等人的想象。

這種等量級的炸藥包,緊緊只把潼關城墻炸塌了一小半,城門都沒炸開。

而城門外還有甕城,甕城外還有外墻,可他們的炸藥包已經無多了。

“抓住他們!”

“狗日的官狗子,老子要拿了他們的心肝下酒!”

“弄死這幫狗雜碎!”

身后不遠,一眾炸了毛的流民軍精銳已經迅速包過來。

觥籌交錯下,慕的,就在這個瞬間,周老四的瞳孔忽然一縮,有些想明白了,當初臨行時,徐長青重重拍他肩膀時的含義了。

這根本就是一條不歸路啊……

可惜,他現在已經沒有任何選擇!

“弟兄們,咱們都是好樣的,跟這幫泥腿子拼了啊!就算戰死,有忠義伯爺在,肯定不會虧待了咱們家眷的!殺一個不賠本,殺兩個賺一個,拼了啊……”

周老四這一輩子,從未像是此刻這么男人,狼一般怒號。

“哈哈,四爺好樣的,不就是一條命嘛,腦袋掉了碗大個疤,大帥一定會照顧咱們的家眷的!”

“我模范軍萬勝——”

“萬勝——”

片刻間,周圍響起了無數響應之聲,皆是模范軍的兒郎們。

周老四眼淚已經掉下來。

恍惚間,他仿若又回到了小時候,在家徒四壁的老宅子里、頂著凄厲的寒風苦讀時的場景。

他曾經深深為初唐大才子王勃的《滕王閣序》著迷,里面有一句話,到現在他都還記憶深刻:“關山難越,誰悲失路之人?萍水相逢,盡是他鄉之客……”

可現在,一切都已經無濟于事,這究竟是他沒有抵得住徐長青的誘惑,自己選擇的路!

已經到了這個程度,所有的一切,只差最后臨門一腳了,他必須要保住他的晚節,完成他最后的使命……

想著,周老四趕忙擦干了眼淚,一邊大呼,一邊如鷹隼般掃視周圍親隨。

就算是必死,他卻必須要確保這些親隨核心,全都陪著他一起上路,決不能留給流民軍!

只是,隨著那些兇神惡煞的身影一步步進逼過來,周老四忽然發現,他好像不需要做什么了,這些親隨的覺悟,比他想的還要高的多。

他們根本沒有人投降,更沒有人求饒,一個個如狼似虎般,跟沖上來的身影拼命。

“轟隆!”

“轟隆隆隆……”

這時,東面方向,忽然傳來了激烈的連綿爆裂之音,強烈的震動感在這邊都是能感覺的到。

周老四嘴角邊忽然露出了笑容,他知道,那是忠義伯爺徐長青和他們大帥的主力,終于出手了!

他此時就算死了,兩位伯爺,也一定會為他們報仇的!

“嗖!”

“唔……”

這邊,周老四剛想回身看一眼雄渾的高墻,忽然勁風閃過,有什么犀利的東西,已經穿透了他的胸膛。

但不知道怎的,他忽然笑的更開心了,眼前再次浮現起家徒四壁的老宅,以及那郎朗的讀書聲:“惜馮唐易老,李廣難封……”

(本章完)

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,請訪問www.kiojtu.icu

手機請訪問:m.feizw.com
时时彩模拟投注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