哇,繁體! | 網站幫助
飛速中文網 > 女頻言情 > 燃燃寵妻:元氣女王馴夫記 > 燃燃寵妻:元氣女王馴夫記最新章節列表

第476章 來得及時

加入收藏】【添加書簽】【返回書頁

分享到:

“薛輝,你最好盼著任浩沒死,不然以你現在的處境,你會面臨著綁架、故意殺人和累犯三重罪責,恐怕你再也沒有重新做人的機會了!”邢瑾瑜大喝一聲,神情肅穆的對薛輝說道:“你放開沈佳音,主動歸案,我會替你向檢方求情!”

薛輝冷笑一聲,語帶不屑的回道:“你們的鬼話我早就已經聽夠了,也聽膩了。說什么求情,不過就是緩兵之計。你們做出的承諾沒有一項做到,之前我也是這樣相信了你們,可是最后呢?我媽死了,而我的仇人拿著我給的賠償金活得瀟灑極了!”

“那這也不是你重新走上犯罪道路上的理由!”

“不然是什么?!”薛輝情緒激動的大叫一聲:“我盡力了!我想做個好人,可是你們不給我機會!冷漠和白眼我可以忍,可是連我最重要的東西都要被奪走,這就是做一個好人的代價?”

“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,但是薛輝,沈佳音是無辜的吧?她和你被人奪走的東西有什么關系?!”邢瑾瑜被他的話弄糊涂了,可是刀子就在沈佳音的脖子上橫著,不知道兩個人之前僵持了多久,沈佳音脖子上有被人掐過的青紫,還有幾道被匕首不小心劃破的傷痕,看起來無比凄慘猙獰。

“怎么沒有關系?!”薛輝不愿意把沈佳音間接害死蘇纏和自己的孩子這件事說出來,因為他一旦說了,蘇纏就會被卷進來。

他好不容易才讓他心愛的女人逃離這個漩渦,怎么舍得讓她重新被他們找上?

“薛輝你跑不掉了,現在束手就擒還來得及!”

邢瑾瑜剛說完這句話,就聽到自己的下屬對他說道:“邢處,我們的同事在來的路上截獲了一個正在逃離現場的女人,她不肯接受詢問,我們只好把她帶過來了。”

薛輝聽到了他們說的這句話,臉色立刻變了。

他看到蘇纏把他們強拽回來的樣子,整個人的眼睛里都充了血。

欺人太甚,他們真的欺人太甚了!

薛輝狠狠的喘著粗氣,低下頭死死地盯著沈佳音,他手里的匕首朝著沈佳音的動脈割去。

只要沈佳音死了,就沒有人知道蘇纏和這件綁架案有什么關系了,只要沈佳音再也沒法開口,他的纏纏就安全了。

他的動作太快太決絕,好多的人都沒有反應過來,只有封燃和邢瑾瑜看到了他的動作。

邢瑾瑜開槍的那一刻,封燃已經用一種超乎于常人的速度撲了過去,直接將沈佳音拽到了自己的懷里。即便是這樣,沈佳音的肩膀上依舊被匕首劃破,血流如注。

“砰”的一聲槍響過后,薛輝直挺挺的倒進了水庫里,“噗通”一聲砸出了水花。

在場眾人都像是被人按了暫停鍵一樣,短暫的呆愣了好幾秒,隨后立刻行動起來,一小部分人在四周查看劫匪同黨的去向,還有一部分人正在拉警戒保護現場,但更多的人已經投入到了搜救薛輝和任浩的隊伍里。

一時間場面無比的混亂。

沈佳音的脖子上和肩膀上帶著傷,她受了驚嚇,好一會兒都回不過神來。

“沈佳音,你沒事兒吧?”邢瑾瑜這個時候已經拿了他們車上常備的簡易急救箱走了過來,封燃接過了東西直接開始動手為她清理傷口。

盡管他的動作十分小心,沈佳音還是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,冷汗瞬間就冒了上來。

心悸的感覺和一種難以形容的惡心感涌上心頭,她背過身子,不停的干嘔,眼冒金星。

“怎么了,這是怎么了?!”邢瑾瑜看著沈佳音劇烈的反應,心里一個勁兒撲通撲通的跳。剛才他要是開槍開的慢了,沈佳音的動脈就被人割了。那種血能噴出十米遠的傷,基本上救不回來,現在想想邢瑾瑜都覺得后怕。

還好他今天帶了槍……

封燃一邊拍著沈佳音的背,一邊輕輕地摸著她冰冷的額頭。

她冷汗涔涔的樣子格外虛弱,封燃瞬間反應過來,問邢瑾瑜:“你們身上有糖嗎?”

邢瑾瑜立刻反應過來,沈佳音這是失血加上低血糖的反應:“我沒有,我去找他們要。”

說著話,邢瑾瑜就跑開了。

封燃用自己的衣服輕輕地為她擦拭著身上的冷汗,整個人的心幾乎擰在了一起。

都怪他,如果他能好好的保護沈佳音,她就不會落到那群綁匪的手里,也就不會受那么嚴重的傷了。

沈佳音像是一個溺水的人突然找到了倚靠,渾身顫抖著撲進了封燃的懷里瑟瑟發抖。

他身上的體溫給了她無限的慰藉,讓她莫名的很有安全感。呼吸間都是封燃身上的味道,那讓人熟悉的,令人無比安心。這幾天的驚恐與壓抑,似乎在這一刻都消失了。

只要他在自己的身邊,一切就都不是問題了。

封燃抱著她瑟瑟發抖的身軀,心疼的無以復加:“對不起佳音,對不起,我來晚了。”

他不停的輕拍著沈佳音后背,輕聲的安撫。

她抓著封燃衣服的手慢慢地收緊,眼睛死死地盯著封燃,眼神激動。

她想告訴封燃不要說對不起。

還好他們來了,不早不晚,就在她命懸一線的那一刻。

這一次又是封燃救了她,就像是曾經的那一次一樣。

所以她應該對封燃說聲謝謝,謝謝他來的那么及時。

“糖來了糖來了!”邢瑾瑜獻寶一樣的一邊跑一邊剝著手里的巧克力,封燃接過了東西,直接塞進了沈佳音的嘴里,這個時候邢瑾瑜又打開了一瓶礦泉水,封燃扶著沈佳音的下巴把那瓶礦泉水喂進了她的嘴里,極有耐心的叮囑著:“慢慢喝,別急。”

沈佳音吃了巧克力,喝了水,臉色慢慢的緩上來了一些。

邢瑾瑜看到她的狀況有所好轉,大大的松了一口氣。

封燃和他對視一眼,彼此都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慶幸。

還好他們來的不算晚,還好沈佳音只是低血糖。

“這幾天是不是沒怎么吃東西?”封燃輕聲問道。

沈佳音臉色稍緩,這才能勉強說幾個字:“吃過幾口面包。”

邢瑾瑜聽到了這話,立刻怒火中燒:“媽的,姓薛的是不是人?把人綁了,連口飽飯都不給人家吃?他還是不是個男人了?!”

“現在說那個有什么用?”封燃不贊同的說道:“你還是去看一下他們的搜救進度吧,你開這一槍恐怕還要寫個報告。”

“我沒打中薛輝的要害,我打的是他的肩膀。”邢瑾瑜非常篤定的說道:“我現在就是想不通,他為什么會突然發瘋?”

沈佳音吃了第二塊巧克力,感覺自己的血糖水平上升了以后整個人也舒服了,這才給了他們一個解釋:“因為蘇纏。”

在兩位男士驚詫的目光之中沈佳音給他們做了一個簡單的解答。

沈佳音把蘇纏和易楚安兩個人之間的關系,還有任浩似乎對蘇纏下手的事兒說了一遍,然后又說薛輝認定任浩害了自己孩子的命,所以才集結了那么多的弟兄來綁了任浩想要他給自己的孩子填命。

而在這整件事情中,蘇纏似乎完全沒有牽涉其中,但又好像因為她的緣故導致了現在所有事情的發生,最重要的一點是蘇纏確實想要了她的命。

這一點毫無疑問。

她也很想說蘇纏和整件事沒關系,但很顯然不是這樣的。

邢瑾瑜破口大罵的:“我就看出來她不是個東西了,沒想到還是個毒蝎子!那個薛輝也是腦子不清楚,竟然為了這樣的女人要死要活的,連命都不要了,值嗎?!這么明顯的挑撥離間,拿著薛輝當槍使的樣子,薛輝竟然一丁點都看不出來?!”

沈佳音下意識的朝著蘇纏的方向看了過去,她無所事事的站在旁邊,即便是不能走,她也不愿意和身邊的人多說一句話,她甚至看都沒看水庫的方向一眼,好像薛輝死與活與她都沒有任何的關系,她也完全不在乎。

她看到了沈佳音朝著自己看過去的樣子,竟然露出了一個挑釁的笑容,好像是在無聲的告訴沈佳音她拿她沒有辦法,她也不會受到任何法律的制裁,因為那個薛輝已經被警方擊斃,現在掉到了水庫里,恐怕已經尸骨無存了。

沒有人知道她做了什么,更沒有人知道她在整件事里面起到的作用到底是什么。

說不定等回去之后她還會用一紙訴訟將邢瑾瑜他們告上行政法庭,控訴他們濫用職權。

她是鐵石心腸嗎?

那個那么愛她的男人現在生死未卜,她竟然一丁點都不擔心?

沈佳音抿了抿嘴唇。

哪怕她差一點死在薛輝的手里,她也覺得自己替薛輝感到不值。

“你看看她,哪一點為了薛輝難過的樣子?!”邢瑾瑜啐了一口:“真是最毒婦人心!”

封燃輕咳了一聲,提醒他不要在沈佳音的面前胡說八道。

邢瑾瑜有些尷尬的咳嗽兩聲,正覺尷尬的時候卻聽到自己的下屬大聲喊道:“邢處,找到了!”

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,請訪問www.kiojtu.icu

手機請訪問:m.feizw.com
时时彩模拟投注app